主要內容錨點

主要內容

分享至:
友善列印
2018/06/13:不單單是藝術-文化與藝術
文化與藝術
2018-06-13 彰化分臺
文化與藝術

那一年秋天,退伍不到一周,我拎著一台大同電鍋、扛著一袋十公斤的書、腰際圍著一方霹靂腰包… …過桃園機場海關。母親見狀落淚,深怕是一場生離死別;父親則一臉光亮,覺得兒子到「美利堅」求學不是什麼壞事,就算冒險,也得嘗試。我便開始了我的留學生涯。

或許任何事物的學習皆是如此,興趣加上熱情往往是學習的一帖良藥。

美國社會的活躍;澳大利亞環境裡的平和讓我感受不同文化帶給的刺激,而藝術的學習需要這些刺激與文化能量… …

一如我的美國同學MARK指著我作品風格,道:「stupid but cool… …」。我仔細揣摩,「stupid」正相反於美國人愛以「beautiful」形容作品的好,無論顏料的塗抹、構圖、題材等一切造成作品的「好」條件,「beautiful」基本上可以概括。

「stupid but cool」如果視為一種對作品的形容,或也屬於「beautiful」的範疇。

但是MARK把一個字分開說。乍聽,「stupid」可以是「愚笨的」、「不美的」然而後方一字「cool」猶如回馬槍,讓「stupid but cool」進入另一層境界。

雖然MARK不懂中國人,但在美學中一個屬於中國的說法:「拙」,基本上有點兒類似玩味。中國人指的「拙」,特別是文人的「拙」經常是受到鼓勵的,「拙」不同於「流暢」、「滑順」、「甜膩」、「巧工」,這些是文人世界中排斥的。「拙」正是在「stupid」裡面尋找趣味;趣味一但出現,「cool」便產生,好比中國人賞石,「拙」是條件之一,白白胖胖的鵝卵石沒人欣賞、理會的… …(摘自單煒明臉書)

網路收聽:不單單是藝術 節目